--/--/--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4/12/14

新的旅程路漫漫

忽然要休假一周,感觉很不习惯。也许是中年危机提前,对于即将到来的可以每天喝茶看书晒晒太阳的日子感到心慌不安。突然从工作中抽离出来的不被社会需要的感觉,看来真的是被这份工作整废了。新的旅程才刚刚开始,我又开启悲观模式。20岁时定的目标如今实现大半,30岁时欲望纷繁复杂,得承认,不能免俗的,我也想赢,想赢得别人口中的成功。但是不是因为面子,只是因为不知道除了这个外有能力追求什么。不走世俗路是强者的游戏。感觉自己就弱在了工作上。多少就焦虑了起来,即使最后是庸人自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4/03/08

豆瓣搬运工

关于性别歧视,想到哪说到哪

性别歧视,学生时期就有了,女物理老师总是在课上说女的读书一定超不过男的,即使现在超过,以后也超不过。各种偏爱某几个学习一般的男同学。甚至还有性别弱势,男数学老师偏爱美女当班干部,各种找借口惩罚她们,讲个题目掐一下脸什么的。
职场里更有了。单纯从市场角度,其实要我是老板,我也不愿招会有几个月白给基本工资的女员工。想起一个职业规划师说的,女人的完美职业生涯要这样,刚毕业就结婚生娃,然后等娃稍大再开始职场。
领导本来就是人群中的少数,女领导当然少之更少,而且面对严酷的男权社会,能做上领导的女人,自然要比那些一般的男领导有过人之处吧。大家也都理所当然的这么想。其实有时候也不是女下属惯性去感知女领导,有时候是作为后辈,想到要在这职场生存到底该如何走的疑惑时,想多少参照一下前辈的路。结果也不知道是误解还是无法理解,往往更有偏见。
现代社会可能女性更累吧。但是比起以前,女性更自由了。与其说女性必须独立才能得到权利,不如任大家去选择,可以做独立的现代女性,也可以做封建的旧式妇女,甚至做个家里蹲也未尝不可。因为不管想成为那一类人,都有自己的好和苦。能自由选择的环境才是努力的方向。
现在当然不行,可是除了受到不公平时来网上发帖发泄一下,也没其他办法。去告?忍气吞声?辞职?这就看个人能力和取舍了。
身为女性,这也是命的一部分。但是,能有越来越多的女性不愿做帮凶,或者来探讨这个话题,就已经很棒,不需要那么严厉的唏嘘。即使在麻木中思考也能走下去。

------------------------------------------------------

来说些没整理的话

顺便想起我之前的一个思考。不一定对。
太多人因为习惯而结婚,因为在一起的时间够长;因为不想再去认识新的人;因为有老夫老妻的感觉;因为这么长的时间里竟然都没有换人,于是大家就觉得这是可以结婚的了。
可是这些都和婚姻的本质无关啊。
我之前常在想,到底到什么程度人才会愿意此生就遵守这个契约了?
爱情吗?这是稍纵即逝的荷尔蒙好吧
而且每个人不一样,可能契机也不同。
但至少如果有去探寻自己内心深处欲望的人会更懂自己吧。会更懂自己正拿着什么幌子来欺骗自己!
这很不容易。
方法很多,我知道其中一种。也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里面,但我看到了,看到了虚无和卑微,当然克服不了,这就像东西的两面,都是一体的。
科学早就出实验,20天的坚持就能带来新的习惯。
其实若是真的珍惜十几年的时光,就不该跨那一步,或留在回忆里,或存在在友情中,这才是真的永恒。
因为曾经的时间真的成不了牵绊。



看了一篇大意说中国还没发展到发达国家,还不必为少子化担忧,根本没必要鼓励二胎。
翻个白眼先。不全针对那文章:什么二胎,中国应该取消计划生育好吗!先不管它什么老龄社会,妈的,等我爸妈生病需要我照顾但是我们夫妻有工作还要照顾孩子的时候,你说我爸妈会不会恨政策不让多生几个。我才不管社会国家会怎样,爱生不生,大家随意才是王道。有些人愿意生你就让他生啊,有些人要丁克你就不生呗。重要的是我们没得选好吗。少给我去担忧生太多养不好了,有本事你去赞助啊。这会担忧贫穷人口生太多素质低下影响生活的,怎么不想想穷是真的因为生的太多吗!
反正嘛,要不要生二胎是你家的事,扯那么多国家发展干嘛。真的按照国家形势来决定的话,也是生啊,什么中国以后老年人还能发挥余热,老龄化社会指的不是这个好吗。多看看真正的社会新闻吧。
总之,生不生关我什么事。


结婚的最大好处也许是越来越不想去思考什么,当然,以后有了小孩应该就是越来越没空去思考什么的。
2013/11/26

那些让你真正放下的瞬间

A小姐拿起手机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手有点微微颤抖,但也许这只是她的心理作用。内心有种报仇的快感又有点不舍,脑袋嗡嗡作响,没有预先准备好对白,趁着深吸一口气的功夫,拨出了那个6年未变的号码。
“喂。。。。”A小姐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抖,她尽力表现得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虽然对方完全看不到她现在的样子。
“嗯,怎么啦?”意外得对方并不像以前那样用忙碌兼少许不耐烦的语气,而是一种开心,也许还夹杂着思念的感觉在回应。
A小姐还来不及细想那温柔的语气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就脱口而出,“我们以后别再联系了,我有男朋友了。”
“。。哦。。好。。。。”听得出对方的惊讶和伪装出来的大度。
“就这样。”
A小姐匆匆挂断电话,才开始放肆抖动身体。她说不清这几年为他哭过多少夜晚死过多少回心,此刻,她只深刻得感觉到从某一刻开始一直在内心深处酝酿的复仇的快感。她是看着那么多的爱和不舍在时间里慢慢变成恨,仅存的思念开始扭曲撕裂了某种东西,但她觉得下一刻即是新的自己,忽然有点欢欣起来。

——————————————————————————————

B小姐有点失落又有点期待得看着墙上的钟。凌晨3点了,也许他不会来了吧。正想着,他匆匆敲门而入。
一段时间不见,B小姐有点不知所措,因为以前总是他先给她一个热情的拥抱的。他疲惫得放下包,“今天正好有个应酬,在场的都是长辈,又都是大人物,本来不该这样的,我硬是提前出来了。”他径直靠在床边上,“抱歉,我今天有点累”他似乎终于注意到有点尴尬的B小姐,“你把头发剪短啦?!”
“嗯。凉快”突如其来的生分。B小姐只好悻悻得坐在床对面的椅子上。
“过来吧。”他察觉到B小姐的失望温柔得说到。B小姐眼睛微微一亮,乖乖靠过去,“等会7点我还得跟他们去武夷山拜拜,所以我们。。。”
“嗯。”虽然仍旧乖巧的配合着,可是B小姐感到某种羞耻和愤怒,她在气自己不该来。
天刚微微亮,他准备走了。B小姐仍旧在手脚不知放哪,一晚上她一直在尴尬着。他想解释什么,“出来后我才发现自己太嫩了,和人家根本没法比,昨晚那些大人物的身家都是过亿的,我算个什么啊。”他顿了顿,“以后。。。我们别联系了吧。。。。。这样对你比较好,不然只会是拖累你,把我电话删了吧。然后,再也不要见。。。。”
“我懂,我只是正好出差过来。。。。”B小姐不想等他把话说完,她知道自己眼眶有点红。
“嗯,我也会把你电话删了。”他叹了口气走近B小姐,“最后抱抱吧。”
B小姐抱着他,心里有点堵却没有哭,他走后也没有。

——————————————————————————————

C小姐觉得自己快抓狂了。她确定他就在电话那头,只是连句再见也不和她说而已。也许人在暴走的情况下最能被内心阴暗的那一面所控制,C小姐恨恨得拿起手机发了个短信,“真巧啊,正在和你公司领导吃饭呢。”之前一直对他吹嘘自己人脉广阔本来是为了让他相信自己能对他的事业有一臂之力的,结果这时候用来测试他的懦弱,C小姐心里暗暗冷笑。
“你别乱说话啊!”嘀的,半个多月以来他第一次回应了。
“哈哈哈哈哈哈。。。”C小姐忽然狂笑不止,捂着肚子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

D小姐对着浴室的镜子看着自己。她觉得自己有点面目可憎,她不知道该不该出去面对外面的那个男人。“可是来了不就是要这样做么”她对自己说。“唉。”她叹了口气,什么时候开始为了防止男友劈腿或未来劈腿,D小姐决定在对方劈腿前自己先不忠,“这样至少以后心理上会占优势。”她是真这么觉得。但同时她也知道自己在走一步危险的棋,“而且这样似乎会显得很傻。”D小姐隐约有点担心,但她想,“在感情上做个精明的无法被伤害的人应该就是无敌的。”
正在她举棋不定的时候,他打了电话过来,“怎么办,我还是觉得我配不上你。”仍旧带着醉意的状态。D小姐忽然很烦躁,对着电话大吼,“你是不是男人啊,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不合适呢,拿出点魄力好不好。。。”然后D小姐啪得挂断电话,走出浴室。

——————————————————————————————

E小姐觉得自己有点恍惚,仿佛自己分裂成两个人,或者用灵魂出窍来形容比较合适。内心的那个E慢慢升腾到了空中,看着一直在张嘴说话的E小姐和她对面的那个男人。
“。。。我再也不能帮你洗衬衫,不能和你一起炖羊肉。。。。”空中的E不断得提醒说着话的E小姐,“带点哭腔,对,眼泪呢,眼泪该出来了,对,停在眼眶。”空中的E小姐如导演一样,不断告诉E小姐要怎么做,细致到什么台词出来的时候抬眼,空中的E小姐还是编剧,不断告诉E小姐下一句该说什么。
“。。。你会想我吗。。。不要忘了我好吗。。。”E小姐知道快说完了,她不知道自己滔滔不绝说了多久,她觉得有点可怕,她看着对面的男人从眼眶发红到泪流满面再到依依不舍得抱着她。
E小姐微微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她突然觉得很累。此时空中的E正在开心得大笑,“妈呀,原来狗血电视剧的那些台词真的会管用,这样真的可以把人感动到哭诶,哈哈哈哈。”
E小姐觉得有点冷,于是叫空中的E回来,然后无限温柔得和那个哭成泪人的男人说,“再见。”
转身下楼的时候空中E在E小姐心里骂起来,“妈的,当着老娘的面半夜接女人电话和别的女人暧昧,还没有肉体关系,他妈我都看得出人家那是玩儿你呢,真上了那才是本事。妈的瞎了眼。还敢说老娘配不上你,还好一开始装穷没说老娘他妈富二代。要不指不定还看不出你的屌丝小样。”
E小姐被闹得头有点疼,周身毫无知觉,木然得往家里的方向走。。。

——————————————————————————————
——————————————————————————————
——————————————————————————————
——————————————————————————————
——————————————————————————————
后记.
那天和同事吐槽公司,同事说我很有才,肚里墨水挺多,叫我写点小说。我有点受宠若惊,一直以来都是为了发泄情绪写字,虽然也写些没什么人看的影评书评,都只当是种自我满足。
后来先是写了半自传的相亲记,还预告朋友们看,算是勉强过了「羞耻心」这关,然后就开始跃跃欲试写所谓小说。可是,完全不懂要怎么写也不懂写什么,于是此文「待续」了很久。
后来是看了《我承认我不曾经历沧桑》的童年篇,惊觉作者的恐怖,竟自我剖析到这份上。不过也发觉不管写什么都是在表述观点,直通通得说什么人生无常之类的大道理估计谁都没兴趣,编点故事加点作料,把想法用故事来讲,有趣动听,剩下自行想象——这可能就是正解。
没那文笔啊,怎么写都是大白话。干脆从片段入手,某些场景某些心理活动加上某些对话,类似微博上的微小说,不过没什么反转剧情,也没什么亮点在最后,看完若能收到一些「唏嘘」就是最大成功。
第一次尝试,见笑。

船长揭示板

少主样

航海图

航海日志

最近の留言

大胃兔

Neverland

Toolbar

空岛港口

Counter

テンプレー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